肉肉

不严谨的文废。。。
【不,不约,不混圈】

我家那只吸血鬼

1) (6


chapter7


黄少天再次见到叶修是一年后的夏末,酷暑难挡,剑圣大大软磨硬泡的求得懒散的血猎叶修教他游泳。

站在水里叶修一脸黑线“我说少天,快放开!扒在哥背上算怎么回事,你不是要学游泳吗?”

少时有过溺水经历的黄少天下水就死死的抓着叶修不放,整个人贴在叶修的背上,光裸的大腿紧紧缠住叶修的腰“才不要!小爷一松手还不沉下去了?!你不是答应要教我的,这就撒手不管了?我要是淹死了也得拉你一起陪葬!!这湖水深不见底的!”

薄棉织成的水衣浸湿后细密的贴着黄少天的胳臂,黄少天伏趴在叶修的肩上。感受着对方偏低的体温和无意间肌肤的擦碰,纵使是站在冰凉的水里叶修也觉得燥的慌。

“你先从哥身上下来,这水只是刚没过胸口,淹不死你。”叶修用力一扯,把黄少天从自己的背上拽了下来。

“唉,真能踩到底啊!”黄少天站稳后的双手依旧死死的抓着叶修的水衣前襟“接下来怎么办?可以游了?”

“先学闭气,”叶修整个人没入水里,过了片刻浮出水面“就这样,看懂没?”

“我们血族不需要呼吸的好吗?有点常识好不好?好不好?你还血猎呢?”

“那少天大大,你有本事不呼吸,也要有本事不呛水啊。”

“...”黄少天无力辩驳。

“那啥,我...试试?”黄少天大大的吸了口气,闭着眼,羽睫微颤,慢慢把脸贴近水面,之后--

之后就没了动作。

被黄少天抓住胳臂的叶修看不下去了“哟,剑圣大大和湖水亲嘴亲够了没?”

“我怕。”黄少天直起身,用他那无助的小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叶修。

叶修无奈的摇摇头“说要学的是你,说怕的也是你。”

“少天啊,”叶修死死的箍住黄少天的手臂,四目相对。

“干,干嘛?”黄少天满是戒备每次叶修这家伙用这种异常温和的语气叫他准没好事,例如上次让他去一起去埋骨之地找千机伞的完善材料,再例如上上次骗他吃了一大口包着秋葵的卤肉卷。

“闭上嘴。”

“哈啊?”

叶修突然紧抱住身前的人,拉着黄少天身体一倾,倒入了湖水之中。

没有意料之中的挣扎,进入水下叶修疑惑的低头望向怀里的人。只见黄少天闭着眼,紧抿嘴唇,双手牢牢的搂住他的腰。

这家伙的表情也太悲壮了吧...

叶修放开了怀里的人,黄少天感到腰间失去了束缚的力度,慌张的睁开了眼,水流冲耍着眼膜,满眼的酸涩,下意识的张嘴叫唤叶修的名字,结果呛进了满口的水。

见黄少天毫无章法的在水里扑腾,一手扣住了黄少天的腰,叶修一手托起黄少天的脑袋,吻了上去。

感受到对方的气息缓缓渡入口中。突如其来的吻让黄少天不知该如何应对,任由叶修吻着。紧抱在一起的两人缓缓的的坠入湖底。

这情侣殉情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儿?在黄少天反应过来前叶修托着他把人带回了岸边。

“呼呼,哈~”黄少天大口的喘着气,尽管身为血族的他不需要呼吸,但刚才在水下的那一吻冲击力可不小“靠靠靠靠靠!混蛋!”

“穿上,回去。”叶修面无表情的把衣服丢给怒意满满的血族。

“叶修你...”黄少天抱着衣服追上去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叶修一句“不要跟着我。”给堵了回来。

“叶修!你他妈怎么回事?!”看着血猎离去的背影黄少天用手背愤愤的擦着嘴唇“小爷就当被猪咬了嘴了!!”




叶修头也不回的对着空旷的树林喊到“出来吧,你跟了我快十里地了。”

“叶哥不愧是血猎第一人,不过即将是过去时了。”来人语气傲慢。

“是老了,不过某些人单挑貌似还从来没有胜过我这个老人家。”叶修深知孙翔的脾性,年轻气盛,但骨子里不坏。偶尔他也

爱戏弄一下这有些冒着傻气的后辈,只希望冷漠的猎杀任务不要磨灭了他的血性和人性。

孙翔一招天击袭向叶修,叶修灵敏的躲闪开来。终于有机会和叶修一较高下孙翔毫不客气的就发了大招龙抬头。

“小子,有点长进了啊。”叶修将千机伞变出战矛形态,接下了孙翔的攻击。

“你为何要背叛嘉世,背叛协会?”孙翔逼问。

在望其项背的时候叶修却意外的推出了猎人协会,这件事让即位嘉世首席血猎的孙翔一直耿耿于怀,像是他孙翔捡了个大便宜似的,稀里糊涂的接下了叶修的头衔,担起了嘉世的担子。

“为什么不接下协会的任务?为什么不杀了黄少天?!”孙翔语气有些咄咄逼人。父母惨死在吸血鬼之手里,孙翔对血族恨之入骨。

猎杀黄少天是叶修在嘉世时接到的最后一个任务,一个他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黄少天是他要用生命来守护的人,在接到任务书的瞬间他看明白了自己对黄少天的感情,不只是在乎,不只是引导师对缔约者的关心,不只是朋友,不想只是朋友。

叶修沉默的接下孙翔的所有攻击,千机伞瞬间变换形态,一把太刀横在了孙翔的颈间,眼里满是杀意“你最好给我离黄少天远些。”

“他的事我自己处理,”叶修收起太刀“告诉协会那边,我会回去,会继续为协会效力。”





“黄少天!”叶修从床上惊坐而起。

“醒了啊。”依旧是那个熟悉而傲慢的声音。

“孙,孙翔?”

“你记起了多少?”既然叶修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想必是知道了过往的事情。

“一些片段吧...”叶修记得自己和眼前一身黑色西装的青年关系不怎样。

叶修只希望那一切只是个荒诞的怪梦“我和黄少天...”

“黄少天呢?”叶修四下张望,他依稀记得昏死过去前他俩可是在一起的。

孙翔神色一暗,倒了杯水递给叶修“我就只看见倒在巷口的你。”

叶修没敢接下水杯,警惕的看着孙翔,眼前这人是敌是我现在还不明确。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怂了?”孙翔自顾自的把杯里的水喝完“黄少天啊,不是你亲手杀死的吗?”

“我杀了黄少天?!”

“四百年前。”

“四百年前?!”








不好意思忙了下面试的事,最近又在培训,所以就越更越慢了,大四嘛,那免的日子有些兵荒马乱。。。

写着写着我自己都凌乱了,ORZ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