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

不严谨的文废。。。
【不,不约,不混圈】

我家那只吸血鬼

(1)  (5)



chapter6


黄少天屏住呼吸,放轻了脚步,慢慢的向前方的目标靠近,迅速的抽出蓝雨坎了过去。

叶修手里的千机伞一抖,伞型变化。侧身,一记反坦克炮轰向黄少天。

炮弹擦着黄少天的脸颊呼啸而过,白皙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丝灼烧的红痕,血液从伤口处溢出。

“次噢!老叶你这是下了杀心啊!说好的引导师对缔约者的爱呢?啊啊啊!我要毁容了!毁容了!本剑圣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俊脸!你陪的起吗?!陪得起吗?!要是毁容了你得养我一辈子!啊呸!是要你血债血偿!!!咬死你啊!!!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你身后?你长第三只眼啦?!”黄少天抹干净脸上的血迹,骂骂咧咧的抱怨着。在吸血鬼的强大自愈能力下被擦破的皮肤不消片刻又恢复了原有的光滑。

“呵,哥这不是在悉心教导你吗?是你太蠢了,怎么混到的剑圣称号?对付你,闭着眼哥也可以。”说话间千机伞一抖又变回伞形,叶修仔细的检修起手里的武器“少天啊,老魏没教你偷袭血猎前得把自己身上的味儿给先隐藏起来吗?。”

“靠靠靠靠!我是一心急着偷袭你居然忘了这茬!啧啧,猎犬的鼻子果然灵敏,这个月猎杀绩效杠杠的吧。”黄少天语带嘲讽。

黄少天讽刺叶修是猎人协会的爪牙也没错,这位置叶修也坐实了。近年猎人协会高层不知道在密谋什么计划,下达给血猎们的任务书越来越难以完成,对叶修更是借着磨砺下任会长的由头,每次的任务书危险系数极高,类似单人群灭三四十只暴走的‘骨头’的任务每月就有两三次,早就是稀松平常的事。

猎人协会甚至发动了血猎绞杀B级血族的事件,直接导致血族和血猎之间关系的极度恶化,但是猎人协会高层并不做出任何的解释,各公会的血猎只能麻木的领取任务书,追缴目标。


黄少天手快的把千机伞抢了过来,捣腾起这件奇怪的武器“咦,上次这东西明明还只能变剑变矛,现在居然还能打炮弹了。这么变态的武器果然只有你这心脏的家伙能发明出来。小爷看看,它还能变什么。”

“呵,想看啊?不如试试?”叶修夺回千机伞,撑开伞面弹开了黄少天一个身位,伞身变化,对着黄少天就是一招出其不意的龙牙。

“混蛋!你特马偷袭我!!!你这叶不羞!明明刚才是疑问句,本剑圣还没答应就发动攻击!要不要脸?!要不要脸?!”黄少天机敏的使用幻影移形躲过了突袭,对方的突袭让他肾上腺素飙升,斗意满满,不过最先显示在了垃圾话攻击上。

“哥是在教你偷袭的正确方式。”手里的千机伞一抖变成步枪,子弹射出,颗颗都嗖嗖的擦着黄少天的发丝飞过。

黄少天抓住了千机伞变形的空挡,使用剑影步,幻化出七个幻影,提剑斩攻向叶修“小爷反击的时候到了!”

“啊哈哈哈哈!看我砍不死你!”黄少天加速冲向叶修。

啪唧!

黄少天摔了个四仰八叉,爬起身怒气冲冲的踢开绊倒他的石子儿“靠靠靠靠靠!哪来的石头?”

“哥踢过去的。”叶修收起了千机伞,看到黄少天摔倒的蠢样,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摇摇头。真是糟糕,居然会意外的喜欢欺负这个小鬼,什么时候哥变的那么恶劣了,呵。

“我次奥!老叶!你特马又使阴招!!!有点下限好吗?敢不敢堂堂正正的和小爷打一场?”

“约架啊?哥很忙,不约。”叶修作势要走。

“回嘉世?新任务吗?猎杀‘骨头’?多少只?还是Leve C?妈的不会是B吧?!我看嘉世早晚吧你榨干!”其实每次得知叶修接到协会的任务书黄少天都特紧张,而且让人诧异的是,他担心的不是即将被猎杀的同族,而是作为现下猎人协会最强血猎的叶修。

“哥把老板炒了,打算出来单干。”叶修语气平淡。

听到叶修脱离嘉世的黄少天莫名的松了口气“老叶,我看你是被踢出来了吧,啧啧,毕竟干你们血猎这行的也是吃青春饭,嘉世嫌弃你老了吧!!啊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叶修伸手蹂躏起黄少天凌乱蓬松的发顶“是啊,哥这不是被你‘老叶,老叶’的叫老了么,说吧,打算怎么负责啊?剑圣大大?早些年你这小鬼还一口一个‘哥哥’的叫我呢。”

黄少天靠了一声没了下文,也没向以往那般拍开叶修放在他发顶的手,就是脸红的可以。

一定是叶不羞的手掌温度太高才带着我脸也热起来了!本剑圣不是脸红!根本没有脸红!

“剑圣大大,无力辩驳了?”这平日里一聊就炸的小家伙难得那么安静。

“少天,你该不会...被哥摸上瘾了吧?”叶修语带戏谑。

“是啊,求抚摸!咋,咋的?!”黄少天承认的坦荡,他真的打心底习惯了,也喜欢叶修这样摸他的发顶,尽管黄少天对自己的少女情怀吐槽无力,但喜欢就说出来呗,多大个事儿?

他只是单纯的喜欢那血猎手掌传来的高于自己体温的那份温度,喜欢他摸自己发顶时嘴角带着的笑意,喜欢对方瘦削的手指拨过自己发丝的感触,喜欢...

我去!我特么不会喜欢叶修吧?!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黄少天的回答叶修愣了几秒,之后笑着勾住黄少天的脖颈,狠狠的肆虐了番黄少天的发顶“不咋的,哥成全你。”

“次奥!快给小爷住手!!要秃了!!秃了!!”黄少天试图挣脱叶修的束缚。

“哟,你不是喜欢吗?哥在给你多来几下。”叶修手下却放轻了力度,给黄少天顺了顺凌乱的发丝。

“靠靠靠靠靠!不!不要了!”黄少天忙捂住自己的脑袋,甚是为自己的发际线堪忧。

“老叶,你这千机伞不太对啊?变形的时候咔咔作响的。”黄少天留意到那怪异的武器变形间隙的不顺畅。

“哥这不正要出趟远门搜寻材料去,你这段期间给我乖乖的待在冥界,听你师傅的话,别没事就来暗渊湖瞎逛游。”

“哦,”黄少天语气低落“那什么时候回来?”

“不好说。哟,少天看你这表情是舍不得哥走啊,十八相送就免了,要不要走前给你个爱的抱抱?”叶修对着黄少天张开双臂。

“滚滚滚滚滚!!本剑圣不稀罕!”

“哥走了啊,别太想哥。”

“鬼才想你!!”黄少天对着走远的叶修吼到。

这一声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本是紧握的拳头松开了,垂着手,每次都是这样只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盯着叶修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儿,黄少天才悻悻的返回了冥。

黄少天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叶修早已成了猎人协会的头号通缉对象,罪因--叛变。




叶修一路北上,千机伞的完善材料也收集了七七八八。最后到达了B城,寻找起昔日并肩作战的故友。

两人相对坐在酒肆中,火炉上温着酒,炭火烧的噼啪作响,雨水淅淅沥沥的顺着屋檐流下,周遭的空气湿冷,凝塞。

“找你还真是困难。”

“你不也找到了么,不愧是当今头号血猎君莫笑,追踪技能过硬啊。”男人给叶修满上米酒“来一杯吗?”

“呵,你该听说了,协会正在通缉我。”叶修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皱眉,辛辣的刺激感团聚喉咙。为保持身体,神经反应的机敏大多血猎是不碰酒的。

“我能问为什么吗?”

“叛变。”叶修仰头将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坐在对面的男人摇摇头“这几年在协会不好混吧?”

“我怀疑协会高层有人和血族勾结,试图制造混乱,但他们的目的现在我还不明确。”

“说吧,找我什么事。”

“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我希望你帮我保住一个血族,你见过,黄少天。”叶修把桌上的琉璃瓶推向对面的人。

男人诧异的看着散发着银光的瓶子“你!你居然启用了禁术!?这里面装了你多少的精元?”

“不多,三分之一。”叶修给自己倒了一杯米酒喝了下去。

“三分之一还不多?!你知道后果吗?”坐对面的人就差没掀桌而起了。

“大概最近几年都得躲着协会派出来追剿我的血猎。”叶修不以为然。

“就为了黄少天?这牺牲够大啊!你对他该不会是...”男人停顿了一会儿“有意思?”

叶修握住酒杯的手一滞“我...我不知道。”


这回答并没有否定对方的猜测。




先走几章回忆杀,估计下章该回到现代了。。。呃,大概会

没有大纲的渣渣只能想到哪写到哪了,笑cry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