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

不严谨的文废。。。
【不,不约,不混圈】

豆浆油条

 

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带着清晨阳光的味道,更准确的说,是那天的早点--豆浆的味道。




“老叶,起床了!!起床了!!!起床了!!!”黄少天拎着刚从外面买的豆浆油条站在叶修的床边催促着还赖在床上的人。

“唔,”叶修翻身把脸深深埋进枕头里,继续和周公约会“别吵,哥再睡一会儿。”

“多大的人还学小孩子赖床!太阳都晒屁股了!酷爱起来陪小爷pk!pk!blablabla....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说着说着黄少天还唱起来了。

叶修用双手捂住耳朵,心里把魏琛从头到脚骂了个遍。那猥琐流居然把黄少天这小屁孩打包从蓝雨送来了嘉世,说什么让黄少天跟着自己瞻仰冠军风采,学习学习,实质上不是给他添乱吗?练习的空隙还得照顾这小子,陪他pk,还是纯指导赛的那种,自己完全成了蓝雨的免费劳动力。

“闭嘴!黄少天!”叶修声音低沉,压着起床气。

“叶秋,我..”被叶修这么一吼黄少天蔫了,被讨厌了吗...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叶修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这是和个小孩子置哪门子气。坐起身穿着衣服,不好意思看黄少天的脸,不会哭了吧?

“那什么...少天,你先去吃,我一会儿就来。”叶修打破了沉默。

低着头的黄少天听到叶修叫自己的名字立马的扬起一张笑脸,挥挥手里的豆浆袋“快去洗脸刷牙,我去给你热热。”

哼着不着调的歌,拿出两个玻璃杯把豆浆倒入杯子里,转身又找来了碟子装油条。看着黄少天给自己热早点的身影,叶修突然觉得心头一暖“老魏真是捡到宝了。”

虽说已经立春,天气也不错,但H市的早晨还是依旧透着丝干冷,叶修裹紧了身上的棉衣“大早的出去有没有多穿点?你要是生病的话我还不被你们魏老大念叨死。”

黄少天喝了口杯子里纯白的豆浆,胃里暖暖的,砸吧砸嘴“我身体好着呢,老叶,你少咒我!”

“哥是关心晚辈。”叶修也端起杯子,捂住杯身,暖意从指间蔓延至全身。

豆浆的热气熏红了黄少天的鼻尖,叶修忍不住伸手掐上坐对面的少年白嫩的脸,带着点婴儿肥的脸盘,蛮可爱“你的脸颊都是冰的。”

亲昵的动作让黄少天微微红了脸,掩饰尴尬般的拍开了叶修的手,嘴里骂骂咧咧“叶秋,吃豆腐呢!我还未成年!心不心脏啊你?”

“呵,吃豆腐,”叶修擒住黄少天的下颌,堵了上了还沾着乳白豆浆的黄少天的嘴唇,舌尖扫过唇边的豆浆,而后顶进黄少天的牙关,引导着黄少天的小舌与之共舞。

呆住的黄少天30秒后大脑中控系统才开机重启,推开叶修,用手背可着劲儿的擦拭自己的嘴唇“艹!叶秋!疯了你?!”

叶修抿了口杯里温热的豆浆,嘴角带着笑意“叶神我是在亲身传教你什么叫做‘吃豆腐’,好好学啊,黄少天小朋友。”




至于‘吃豆腐’这个技能点,面对叶心脏黄少天表示,他技能树上的这一茬早在那时候就被叶修彻底给掰了。

fin.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