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

不严谨的文废。。。
【不,不约,不混圈】

微醺(昆明话出没请注意!!我大天朝的昆明为写作背景)

你好,这里是生长在昆明的青黄~~

对话请用昆明话食用风味更佳

梗源于年前和姬友 @萌作物 在微信上的对话,当时lo主真心是微醺。。。

可以先来首歌感受下我家乡的昆明话《昆明现状》


黄濑拿出手机点开了微信。

“小青峰你到哪点儿(die er)啦?驼峰酒吧噻,金马坊这点儿。你咋个那么蠢啊。找不着?”(小青峰你到哪儿了?在驼峰酒吧,金马坊这儿。你怎么那么蠢啊。找不到?)

“黄濑,你还敢cao(第四声)我啦?你怕是活呢不耐烦啦。老子不挨你收集喃老昆明方言啦,烦眯日眼呢。”(黄濑,你还敢骂我了?不想活了是吧?老子不帮你收集什么老昆明方言了,麻烦死了。)

“买买,小青峰你最好啦,冒使我番皮嘛,回克我请你甩米线,大碗呢。”(哎喂,小青峰你最好了,别介啊,回去我请你吃米线,大碗的。)

“校门口ne家?整不成,味道太糟别儿啦(zao bie er)”(校门口那家?不好吃,味道太差。)

“么你要吃哪家呢嘛?”(那你要吃哪家的?)

“昆都ne家ne小锅。”(昆都那家的小锅米线。)

“好呢,好呢,见面再讲”(好的,好的,见面再说。)



今天黄濑约了一票好友聚会,顺带叫上了自己的室友--青峰大辉。

黄濑凉太,E大,大四学生,主修少数民族学。临近毕业了,这货也不消停,说要疯个够,撇下趟电脑里躺着待宠幸的毕业论文,拉了三四狐朋狗友说要在毕业前浪个够,酒吧艳遇,419。

青峰大辉,黄濑同班同学。俩小子打打闹闹的在一寝室住了四年,大二调换宿舍时都没分开。青峰本来抽到了名额可以住条件更好些的四人公寓,最后没舍得和黄濑分开,愣是把那床位卖给了别人,留下来和黄濑一起挤六人间。

黄濑知道青峰的心思,想和自己就那么一直粘着,况且他也喜欢就这样和青峰腻在一起,时不时还调侃青峰“我就说小青峰舍不得我噻,好不森森呢四人间都不住,就要挨我在一起。”(我就说小青峰舍不得我,好好的四人间不住,就要和我在一起。)

同宿舍的舍友黑子吐槽“抖喃草?人家青峰君是想的卖的床位有得赚。给活嘛,青峰君?”(看给你美的。青峰君是想着卖了床位有得赚。对吧,青峰君?)

青峰抹了把黄濑的头发,顺毛到“某,也不能这种说。我是想的,我走的么,少了个人哈哈来理麻的黄濑,他会不适应,到时候变呢死眯羊眼呢。再说习惯他在我耳边呜噜呗唻呢啦,晚上听不见他声音我睡不着。”(没,也不是这样。我是想着我走了的话,就少了个人随时来欺负黄濑,他会不适应,到时候变的无精打采的。再说我习惯了他在我耳边唠唠叨叨,晚上听不见他声音我睡不着。)

拍开青峰的手,黄濑气呼呼的嘟起嘴“喜欢我么就直说噻!”(喜欢我就直说呗。)

“是呢嘛,最喜欢你啦。”青峰忍不住又抬手揉了下那颗金黄色的脑袋。(是啊,最喜欢你啦。)

这样的话大家大概都当作玩笑吧。

黄濑拉着黑子去食堂打饭“走,小黑子,肿脖子克。”(走,小黑子,吃饭去。)

青峰看着黄濑和黑子走远的背影发呆“真呢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青峰?他也要过来吗?好久没见到他了。”火神大我递了瓶啤酒给黄濑。

黄濑接过啤酒喝了一大口“买,海龟,留学留呢连昆明话都不会讲了该?毛挨我说普通话,昆明话来战!”(海龟,出去留学回来后连昆明话都不会说了吗?别和我说普通话,昆明话来战!)

“说真的,我都快不习惯说昆明话了。到时候追个昆明姑娘让我用昆明话表白恐怕都不知道该怎么说。”火神懊恼的抓了抓后脑勺。

青峰,黄濑和火神三人在高中时就是哥们,后来高三的时候火神被家里人安排到国外留学。黄濑今天组织这个聚会说是要最后浪一个,其实也就一普通的老友会,来的有他的初高中以及大学同学,此中也不乏相互认识的。

“先克玩的桌游,等哈我下克接小青峰。”(先去玩着桌游,待会我下去接小青峰)推着火神加入了早闹腾起的那一桌里。


黄濑顺手(shou jian)给青峰发了条微信【小青峰,用昆明话咋个告白?】

火神提起用昆明话告白这事时黄濑也傻眼了,虽说他的论文题目正好和昆明方言有关,昆明话的确也是他的第一母语,可是用昆明话告白什么的从来没试过啊,从小到大他都是被告白的。回想了一下,向他告白的妹子们统一用的都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至于为什么问青峰,青峰和他选了同一个论文题目啊。青峰选论文题目时是黄濑死乞白赖的让青峰和他选一样的,同一个战壕里的兄弟,资源好共享嘛,图方便。

一桌小年轻,叫着闹着来了几轮狼人杀,期间黄濑喝下了两瓶百威,微醺。


手机震了一下,黄濑拿起来看,青峰发了个学校街舞社的活动链接给他。

ao:【给克?】(去吗?)

ki:【你克我就克。( ̄y▽ ̄)╭】(你去我就去)

大一的时候两人一起参加了学校的街舞社,混到大三的时候还是以正副社长的身份退下来的。在E大两人合作排了不少舞蹈节目,青峰主攻popin和breakin,黄濑则是hiphop见长,街舞社正副队长的身份可是给他们招来了不少狂蜂浪蝶。为了躲那些个狂热追求者黄濑还怂恿过青峰装男男情侣。不过这方案被青峰以一句“抽喃疯?给敢么为以后考虑哈?”(抽什么疯?拜托你为以后考虑一下)给否决了。

想起这事,黄濑黯然神伤的摇摇头随口唱出句歌词“他不爱我~”


刚要放下手机又收到条青峰的微信【给要么我们处个对象?】(要不我们交往吧?)

黄濑看着手机屏幕狠狠的眨了几下眼,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什么情况?青峰向他告白啦?!黄濑顿时觉得自己的小心脏跳的嘎嘣脆。

攥在手里的手机又是一震,黄濑也跟着虎躯一震,依旧是青峰的微信【我瞧的着你,喜欢你。】(我看上你了,喜欢你。)

手速快过脑子转,黄濑立马的回复了过去【小青峰!!你真呢要和我交往?!毛he我啦!\(゜ロ\)】(小青峰,你真的要和我交往吗?!别吓我了!】

之后手机没有了动静,黄濑不停的戳亮手机屏幕,调出青峰的手机号码又跳回主页面。打过去...又能说什么?

“艹!”黄濑低咒了一声。什么时候青峰居然变的那么心脏了?还学会吊人胃口了。

终于漫长的5分钟后手机再次收到青峰的微信【我疯的了该?挨你交往?你刚才不是问我咋个用昆明话告白噻。】(我疯了吗?和你交往?你刚才不是问我怎么用昆明话告白嘛。)

“尼玛!”黄濑差点怒摔手机。

【还是说你想挨我交往?我就知道你对我有意思。】(还是说你想和我交往?我就知道你对我有意思。)

“不要脸!”黄濑狠狠的戳着屏幕打下【滚!!!( ̄ε(# ̄)☆╰╮o( ̄皿 ̄///)】



15分钟后青峰找到了酒吧,和相识的人打了声招呼,拿了瓶酒坐到角落里喝着,百无聊赖的刷起微博。

“完全和以前一个样,明明不喜欢来酒吧,还是拗不过黄濑。”火神走过来和青峰碰了个瓶。

“黄濑喜欢热闹么,我能咋个整?不来么又嚷嘛嘛呢说不给te面子。”(黄濑喜欢热闹,我也无奈的很。不来他又说我不给他面子。)

青峰不喜欢酒吧,不是这里的氛围问题,只是单纯的不喜欢酒吧文化罢了。来这里也只是为了确保黄濑在喝醉的情况下也能安全的回家。

青峰坐角落里看了三小时的视频,期间被拉过去来了几轮三国杀,也算熬到了聚会的尾声。

打了车把黄濑送到了家门口,一下车黄濑就耍起了酒疯,拉开嗓子嚎起来“小小的人儿啊 风生水起啊 天天就爱穷开心啊,啊啊啊啊啊~”

黄濑赖在青峰身上,作死的用食指戳起青峰的脸颊“小青峰,你都挨我表白了嘎!咋个能装佯!”(小青峰,你都对我表白了!怎么可以赖账!)

青峰摇摇头,握住了黄濑的食指“黄濑凉太,我认得你某喝醉,毛闹啦!”(黄濑凉太,我知道你没喝醉,别闹了!)

“买!你这个臭黑皮咋个那么了解我?”(靠!你这臭黑皮怎么那么了解我?)黄濑站直了身体。

“不过,”黄濑舔了舔嘴唇,勾住青峰的脖颈,顺势吻上了青峰的嘴唇,短暂的触碰“小青峰,我瞧着你啦,我们处对象嘛!”(小青峰,我看上你了,我们交往吧!)

青峰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脸上带着红晕的黄濑“嚓!你怕是真呢醉啦!!”(嚓!你是真的醉了!)

黄濑再次缠了上去,一吻落在青峰的额头,之后是眼睛,脸颊,鼻尖。不舍的放开了些彼此的距离,眼眶里不禁溢出了些泪水,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问道“那你来?给醉啦?”(那你呢?醉了吗?)

青峰收手抱紧黄濑,轻啄了下黄濑的嘴唇“微醺。”





fin.


写完我也是醉了。昆明话告白。。。妹子慎用,太呛人,会吓到对方的,2333


我发现我果然是攻方亲妈,从来不写渣攻,都是暖男啊。。。


评论(1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