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

不严谨的文废。。。
【不,不约,不混圈】

宝贝计划

chapter17(完结)

黄濑透过猫眼向外窥视,看见了青峰的脸,面带疲倦,即使肤色深如青峰,还是掩藏不住挂在他脸上的乌黑的眼圈,胡子拉碴的,带上了丝颓废感。青峰往后退了几步,没走,靠在墙边,看着黄濑公寓的大门发呆。

黄濑现在从猫眼的视角可以看到青峰的全身。视线从上往下一扫,黄濑注意到青峰的右脚打上了石膏“怎么搞的?!受伤了就不要来了嘛!”

青峰捞了捞上衣的口袋,掏出了一盒烟,抖了一根,叼在唇间,又摸索起裤包“打火机呢?”

“不准抽!你以前可不会抽烟的!都去哪学些坏习惯?!”黄濑打开门径直走到青峰面前,夺过青峰嘴里的烟往地上一丢还发泄般的跺上几脚。

“黄濑?!你怎么...”青峰诧异的看着此刻挺着肚子,叉着腰怒气冲冲的站在自己眼前的人。

“再抽我和小龙虾都不要你了!”

“那个...我才买的...”

“才买的也给我扔了!”夺过青峰手里的烟盒就往走道里的垃圾桶甩去,蛮准的,10米开外的垃圾桶也照样的投了个空心篮。

“其实我不会抽...”青峰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那你还买?有钱就任性啊?青峰大少爷!”

“因为...我想你。”青峰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人想上前抱住他,但右脚的行动不便阻止了他的行动,作势伸了伸手又无奈的收了回去。

“说,说什么呐...真是的。”黄濑怒气消去大半,这话他很受用。脸上浮起一丝红云,不好意思的撇开了头,躲开青峰灼热的视线。

“黄濑,你知道万宝路名字背后的故事吗?”青峰趁着黄濑不注意翻出了他老妈给准备的小抄,不时的扫上一眼“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nly.男孩家境贫困,很爱女孩,但女孩的父母并不允许他们俩结婚,这个女孩只能和别的人结婚。在最后诀别的那天,男孩请求女孩答应他一件事:陪伴他度过一烟盒的时间。仅仅是抽完一盒香烟所需的时间,女孩答应了。于是,男孩打开烟盒,一边抽烟,一遍回忆起女孩与他共同拥有过的爱情往事。女孩离他而去了,而这个男孩后来成为了卷烟厂的老板,他把自己工厂生产的香烟命名为‘marlboro’。男孩为了纪念逝去的爱情而取了这个名字,当他爱上了这个女孩的时候,这段爱情时光就变成了他一生挥之不去的永恒时刻。”

青峰舒了口气,费力的挺直身躯终于抱住了他日思夜想的人“黄濑凉太,爱上你的时候就是我一生的永恒时刻。”

黄濑也回应的圈住了青峰的腰,把头埋在青峰的颈间,闷声闷气的说“这也不是你抽烟的借口。”

拉开了些紧抱着自己的人,青峰找到了裤包里的打火机,一个不定式投篮也稳稳的正中目标--垃圾桶“现在我也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回忆我们之间的爱情了,你就在我身边。”

“黄濑,我爱你。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好吗?”

“小青峰...”黄濑眼眶微红,忙不迭的点头答应“好!”

青峰乘胜追击给了黄濑一个深吻。

“嘶...”手里打火机的火苗烧到了大拇指,把青峰大辉从青峰美亚给他脑补的剧情里拉了回来。定睛看了眼手里的小抄,揉成一团收回了裤包,这剧本...他不喜欢。再说了,万一黄濑压根不会从猫眼那看门外的情景呢?蹲下身拾起墙角的清酒瓶,拖着打上石膏的右脚往黄濑公寓的门口移动,扯开嗓子大声的喊到“黄濑凉太!开门!不然今天我就在你公寓门口把这瓶清酒喝完过敏发病死了算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戏码不是女人的专利。遇上真爱吧,需要厚着脸皮绝不退!青峰在打赌,用自己的性命安危赌黄濑爱他,不会对他弃之不顾。黄濑一直态度不明,青峰和着他老妈揣测了这么多天他可是憋不住了,按着青峰美亚的‘老法子’一招招软磨硬泡试下去也不见有什么效果,他要另辟蹊径,直接给黄濑下一剂猛药。

拧开瓶盖,凑近瓶口闻到那股酒味儿,青峰头皮一阵发麻,感觉每寸皮肤都在起鸡皮疙瘩,身体里的细胞都在颤栗,握紧了瓶身,咬了咬后槽牙,为了爱情!喝!把瓶口凑到了嘴边。

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了,黄濑阴郁着一张脸“酒瓶,放下。进来再说。”

“哦...”跟在黄濑身后一瘸一拐的走着。

“坐。”

“黄濑,我...”

黄濑没搭腔,进了卧室抬出了个矮凳,走到沙发边把青峰的右脚小心翼翼的抬放到上面。

突然间就这么面对着面,一切的言语如骨鲠在喉,青峰咽下口唾沫讷讷的开口问道“我...那个,你最近过的好吗?”

“不好...”黄濑依旧低着头,伸手碰了碰青峰打上石膏的右脚“怎么回事?你的脚。”

青峰拉住了黄濑手,语气轻松的说“车祸,没什么,小伤。”

什么叫做新手驾车等于熊出没注意,青峰就是个典型范例。不是技术问题,分心呗,开着车还挂记着怎么追回黄濑的事,和迎面的车撞上了。不过看眼下这情况,倒有几分因祸得福的意味。准确的说,青峰只是轻微的擦伤,至于打石膏,那是完全没必要。不过,照青峰美亚说的那样,搞的自己惨一点博同情什么的还是值得一试的。

“笨蛋!担心死我了!前几天你一直没来,我以为...以为你...”以为青峰不要他和肚里的小家伙了,以为青峰出了事,各种担忧的念头时刻烦扰着黄濑。每天按时给黄濑送东西的青峰消失了四天,黄濑本以为青峰是玩欲擒故纵,前两天还好到第三天他也沉不住气了,直到十几分钟前透过猫眼看见拄在门外的人他才放下心来。泪滴溢出黄濑的眼眶,眼泪断线般的一颗颗打在了青峰右脚的石膏上。

见黄濑哭得伤心青峰慌了手脚,扯着内里长袖衬衣的袖口给黄濑擦起眼泪“黄濑,别哭...看你哭我心疼。”

“小青峰,不要离开我好吗?一直陪着我和小龙虾好吗?”黄濑倾身抱住了青峰,像是怕青峰回绝又紧了紧手臂的力道,语气里带着丝请求的意味“我真的很需要你,我真的很爱你。”

面对黄濑突如其来的告白青峰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从来没脑补过剧情会这般发展,打好了千百篇腹稿都是自己该怎么向黄濑表明心意,这下好了对于接受告白的准备他一手都没有。就像是CPU中了病毒,运行不了,有些不知所措,任黄濑这么抱着。

没听到青峰的回应,黄濑干脆主动的吻上了青峰的嘴唇,有些急切,直到青峰的味道溢满的唇齿间黄濑才放松了吮吻的力度,舌尖小心的描摹舔舐着青峰的唇线。

青峰身体的反应弧快过大脑,把黄濑往自己身上一带,双双倒进了沙发,让黄濑趴在他身上,顾忌到黄濑的肚子,转了个身让黄濑侧躺在沙发的内侧。

“小青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黄濑一脸的羞赧。

鼻息间交换这对方的呼吸,气味。青峰扣住黄濑的后颈,轻吻他光洁的额头“不走,我要照顾你和小龙虾一辈子,做个幸福的傻爸爸。”

黄濑摸着自己的肚子“你知道了,小龙虾是...”

“是我的孩子。”青峰温热的手掌覆上黄濑的手背“来,坐起来黄濑。”

“干嘛?”黄濑一脸疑惑但还是照青峰说的坐起身。

“和我们的宝宝说会儿话,”青峰蹲下身抚摸着黄濑的腹部,由衷的感慨到“长大了不少嘛。呐,小龙虾,青峰爸爸回来了。”

“宝宝动了唉!”

“真的?”

黄濑掀起了居家服的下摆,带着青峰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肚皮“这边,感觉到了吗?”

青峰的手按在黄濑的肚皮上有些紧张,过了一会儿有个微弱的的力度滑过他的掌心,感觉很微妙,像是有什么东西挠了下自己的心口。

青峰抬头欣喜的看着黄濑“刚才,那是...”

“小龙虾在和青峰爸爸说‘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青峰大辉低头亲吻上黄濑鼓鼓的肚皮。

-----------------------------------------------------------------------------

青峰大辉回到了黄濑凉太的身边,一切步入正轨。高尾医生再也不用独自在家枯坐到清晨。青峰美亚不时的提着煲汤来看望黄濑,嘱咐这嘱咐那的,俨然就是新世纪好婆婆的姿态。至于青峰昂见自己老婆都站在儿子那边也没再多说什么,偶尔听青峰美亚说起黄濑和青峰的近况也只是默默的听着不表态。

黄濑孕期的后半程有了青峰的陪护安然无恙的来到了第40周,宝宝不着急啊,都过了预产期三天还老老实实的,没动静。

黄濑躺在青峰的大腿上闭目养神“唉,小青峰,要不到时候你陪我进产房吧。”

“你说的是高尾提过的那个什么‘拉马兹无痛分娩法’?”

“对啊,唉,还是算了。听说之前有几个alpha陪着自家的omega进去后被吓晕了抬出来的...”

青峰一脸的黑线“...”

黄濑转身转个身环住了青峰的腰“如果顺产不行,剖宫产会不会很痛啊...”

青峰握住了黄濑的手“别担心,我陪你。”

黄濑回握的力道有些紧,青峰发现了异常“怎么了,黄濑?”

“好痛!要...要生了!”黄濑疼的全身直冒冷汗。

青峰拦腰抱起了黄濑“医院!”

一路飙车闯了好几个红灯,青峰的车被拦截下来,巡警弄清了情况后变成了警车夹道护送。来到医院把黄濑抱上担架车,正打算一起随行进入手术室却被黄濑嘱咐说不要跟进去“呐,小青峰还是在外面等吧。”

“黄濑,你不是希望我陪着你一起吗?”

黄濑勾了勾手指,青峰侧耳凑到黄濑的嘴边,不知道黄濑笑着和青峰说了什么,惹得青峰臊得慌“你啊,真是的...”吻了吻黄濑的额头“我在外面等你。”

目送着医护人员推着黄濑进了手术室青峰才想起要赶快通知家里人。打完电话后握着手机,坐在走道里的条凳上发呆,嘴角不时扯出一个微笑,无疑黄濑进手术室前说的那话对青峰的紧张情绪有了不小的舒缓作用。

那时候黄濑说“小青峰,我之前上网查过,如果让alpha看那血淋淋的分娩过程,可能会影响到alpha对omega的xing幻想,我还想要以后的xing福生活呢。”

“黄濑这家伙,没羞没臊的。”说到自家omega的名字青峰笑的那叫一个傻。

黄濑的家人和青峰亚美不一会儿都赶到了手术室外,坐在门外静静的等候。两小时后,产房的门开了半扇,高尾喊话到“恭喜啊,青峰。是男孩,7斤多。”

“黄濑呢?”

“好的很。”

青峰强烈要求进去看看,换上医院提供的防护服,跟着高尾走进了房间。黄濑满头大汗,已经缓过神来,不过没劲儿说话,就是看着青峰微笑。两人跟久别重逢似的,相对无语,青峰握着黄濑的手,看着高尾抱着的孩子。宝宝闭着眼,小脸皱巴巴的,发色和黄濑的一样,软如棉絮的金色发丝伏贴在颊边,眉眼有七八分像青峰。

“辛苦了。”青峰也不顾产房里高尾和其他护士的围观吻上了黄濑的唇。内心抑制不住的喜悦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

第二天黄濑能够下床走动就吵着要去育婴室看宝宝。走到育婴室前看到一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站在玻璃窗前做鬼脸逗弄着保温箱里的婴儿,大有老顽童的遗风“真乖,像那混小子小时候。唉!笑了!笑了!笑起来更像!哈哈!”

“老头子?!”青峰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出现在这里,而且青峰昂逗弄的婴儿不正是小龙虾吗?

“伯父...”黄濑心里莫名的升起丝畏惧,紧了紧和青峰握在一起的手。

“臭小子,小家伙的眼睛和你很像。名字取了没?”

听这意思是...老头子承认他们俩了?青峰很是欣喜“没呢。”

“随家谱吧。”

青峰昂离去前嘱咐黄濑休养好后带着孩子常回青峰本家坐坐。

保温箱里的宝宝睁开了藏青色的眼眸看着被隔绝在落地玻璃窗外的青峰爸爸和黄濑Daddy挥着软绵绵的手脚,咯咯地笑着。




【我家宝宝的成长周记】

--记录者:青峰大辉

第四十周

身长:51cm  体重:3500g

我做爸爸啦!!!小龙虾的名字随了家谱,叫青峰煜。

[照片][照片][照片][照片](各种青峰煜出生后的近照,咂吧拇指的,打哈欠的,熟睡的,还有青黄夫夫和宝宝一家三口的合照

能吃能睡的,就是太黏黄濑,才出生就开始和我争宠了!果果的上辈子的情敌!

20岁的时候我青峰大辉找到了值得用一生守护的东西,黄濑和你。儿子,谢谢你来到这个世界。


END.




这篇傻白甜的文章也算完结了,感谢一直忍受我流水账式文风的各位。

春节前还会发一篇番外吧,大概就是求个婚啥的,谁让我写的是先上车还没补票的青黄夫夫呢。【dog脸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