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

不严谨的文废。。。
【不,不约,不混圈】

给我你的seed

“那个...小青峰,你有,有那什么种子吗?”嗫嚅了好一会儿黄濑终于问出了口。纯洁如他活了15个年头还没看过AV,于是只好求助看似经验老道的队友。

“种子?什么种子?”青峰满脸疑惑的看着眼前扭捏的黄濑。

“唉?你们业内不都叫那什么种子吗?”男生们私下的那些黄色小笑话他好歹还是有参与讨论的。

“我们业内...?”青峰挠了挠后脑勺,真不知道这小模特是在和他打什么哑谜。

看黄濑那脸红的快滴血还不敢直视自己的样子,幡然大悟,痞痞的说“哦,你说那个啊,不就是AV种子嘛。黄濑,你扭捏个啥?那是男生的正常生理需求~”

这年头存个小黄片带到学校里课间分享的大有人在,青峰大辉和灰崎祥吾之间还有过一场无聊的比赛--比看谁套避孕套的速度快。作为裁判的黄濑差点被那两人胁迫比一轮,据黄濑提供的数据资料显示,青峰的速度比灰崎快了那么三秒,当时青峰还很跩的甩着套过的避孕套说“能比我会套避孕套的只有我自己。”此话一出被黄濑和灰崎好一通鄙夷。不过,青峰和黄濑交往后,黄濑到是亲口承认“小青峰咬着杜蕾斯撕开包装套的瞬间意外的性感。”

黄濑上前作势要捂青峰的嘴“嘘,你就不能小声点?”٩(//̀Д/́/)۶

更衣室里人都走完了就剩他俩,但对方那么吃果果的,那么大声的说出来黄濑多少有些顾忌。

青峰闪身躲过,低头在黄濑的耳边用沙哑的嗓音说到“哈,你自己问我要的,怎么现在不好意思了?黄濑凉太様(さま )”青峰唯有在调戏黄濑时才会称呼黄濑是‘黄濑様(さま )’这黄濑自己送上门来找调戏的机会他怎么会错过。

“呃,也是...那你到底有没有啊?”侧过脸不敢直视青峰的眼睛,但青峰呼出的热气打在耳边意外的让人心痒,那种强烈的荷尔蒙的味道刺激着黄濑的神经。说好听了那是男人味,说难听了就是黄濑嫌弃才打完篮球的青峰的那一身汗臭味,虽说都是‘臭男生’但黄濑总觉得青峰身上的味儿要比自己浓的多。

青峰又向黄濑靠近了些,伸出双手把人困在更衣柜前,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黄濑一跳,警戒的看着青峰“你...你要干嘛?”

“我这不是要给我们的黄濑様(さま )拿种子嘛。”打开黄濑身后的青峰自己的更衣柜,从衣柜的最里面掏出了一本书。

黄濑接过青峰递给他的厚厚的英日字典“你给我字典干嘛?”

“你自己打开看看。”青峰对黄濑挑了挑眉。

“艹!可以啊!小青峰,里面居然是移动硬盘,藏的够隐蔽!”手里的书中间被挖出了个坑,黄濑心里吐槽了句【这黑皮的智商感情都用在这儿了】

“这叫防狼,防盗,防五月。上次那家伙去我父母那告状,结果我被没收了全数的小麻衣私藏。”被清仓的血泪史还历历在目。

 “我的私人收藏可就都在这儿了,给我保管好,很难下到的。”拧开宝矿力喝了一口,一巴掌乎上了黄濑的后脑勺“走吧,黄濑様(さま ),待会请我吃冰棍。”

“はい,はい。不过大冬天的小青峰你确定要吃冰棍?”小跑着追上青峰。

“本大爷有钱就是任性。”

“是我出钱好不?青峰大爷。”

“怎么,不乐意?那你把种子还我。”作势要抢回黄濑抱在怀里的字典。

“乐意,乐意,香蕉雪糕对吧,你不就好这口?”

“不,我今天要北海道奶香味冰淇淋。”这种冰淇淋可比香蕉雪糕贵上两三倍。

“警察叔叔,这里有人敲诈,还管不管啊~~”黄濑为自己的钱包哀嚎。

回到家黄濑锁上房门把那移动硬盘小心翼翼的从字典里取了出来,和笔记本连接好打开后才发现自己忘记问青峰大辉那些个小黄片是在哪个文件夹里了,翻遍了二十多个文件夹,都没见有什么色色的视频文件。

敲开了青峰的MSN

【小青峰,找不到种子的文件夹இдஇ】

【你傻啊,隐藏文件夹里,谁会就这么明白在盘里。打开那个叫‘NBA球星’的文件夹,里面有个名字是‘music’的隐藏公文包,解除隐藏你会吧?】

【了解,马上有肉吃了ლ(´ڡ`ლ)】

黄濑捣鼓了半天,隐藏是解除了,可是打开那个文件包里的全部文件夹显示都为空。

【小青峰,找不到,所有的文件夹里都没有种子... థ౪థ 】

【怎么可能,虽说我有小半年没看了但那文件名我没记错啊,文件夹是不是分别叫‘Y’‘E’‘L’‘L’‘O’‘W'】

【是...但打开还是没有,都是空的,小青峰,你欺骗我的感情!!!还有,小半年没看?你给我的资源该不会很烂吧?(┳◇┳)】

【看多了就没感觉了,打飞机都不爽。喂,黄濑我真没骗你,就在那盘里,你看属性,95G的公文包怎么可能是空的。】

【也对,那我再找找...( ̄ー ̄ ) 】

黄濑再次把文件夹排查了一遍终于在‘O’文件夹下的‘A'子文件夹里找到了AV种子。

【你够啊!小青峰,摆了这么一个迷魂阵!服你了!(┌・。・)┌】

【找到了?够蠢的,黄濑。】

【我看片去了,再聊( ͡° ͜ʖ ͡°)】

【黄濑,撸多伤身...】

第二天黄濑顶着一双熊猫眼出现在了篮球馆里“小青峰,你的移动硬盘...”

“黄濑,你该不会一晚上都在看吧?这眼睛肿的。”

“说什么啊!我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看了这东西你居然做噩梦?你不会是那里有问题吧?”青峰扬扬下巴,视线扫过黄濑的胯部。

“怎...怎么会,喏,还你。”黄濑拉开了些和青峰的距离。

想到那个梦,黄濑觉得蛮对不起青峰的。昨天他就只看了一个视频撸了一发就上床睡觉了,之后做了个春梦。怪的是青峰也在那个梦里,而且他们两个做了,重点是他居然捅了青峰的菊花。醒过来的时候都吓嫣了,不过内裤上那淌水渍到是提醒了他那感觉有点爽歪歪。

青峰把移动硬盘胡乱的塞回衣柜,反正现在有没有那东西都一样。他早在半年前就换了助撸神器,那天排队买小麻衣写真的他却鬼使神差的买了黄濑的写真,之后那写真就成了他的枕边读物,之后青峰的爸妈再也不用担心他看AV的问题。

掏出手机,解锁后点开了私有云,是一张黄濑新出的写真照片“啧,我是不是该去下几部GV看看,学习一下...”

从此青峰踏上了学习做总攻的不归路~~

end

皆さん よいお年を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