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

不严谨的文废。。。
【不,不约,不混圈】

刮痧


黄濑起了个大早,随意的抓了块餐桌上昨天吃剩的披萨噻嘴里嚼着就坐到了书桌前,明天可是他的飞行员升级考试,开不得玩笑,抱佛脚的事还是得做一下的。可是书还没看进去几页就觉得烧心,身上一阵阵的发着冷汗。冲到卫生间试着把胃里的东西呕出来,可只吐出了些分泌出来的唾液。

听到卫生间里黄濑的呕吐声,青峰从床上坐起身“怎么了?黄濑?”又一阵干呕的声音算是回答了青峰的问题。

黄濑回到了客厅,倒在沙发上脸色惨白,依他以往的经验,不吐出来是不会好过的,可都试了半天了什么都呕不出来。

青峰开了水机,蹲在电视机柜前翻找着药箱“果然是我太猛了,怀上了?媳妇?”

黄濑是彻底没力气和青峰斗嘴了,把沙发上的薄毯扯过来裹着,可是还是止不住的冒冷汗,贴身的衬衣都浸湿了。见黄濑没答话青峰才意识到黄濑真真是病的不轻。倒了杯热水把人从沙发上扶起来“来把药吃了。”

闻到藿香正气水的药味黄濑胃里又翻江倒海起来,急忙推开青峰对着垃圾桶就全吐了出来。“啊,舒服多了...”吐完后黄濑的脸色稍稍恢复些。

“黄濑,要不我给你刮痧吧。”

“小青峰会刮痧吗?我还以为只有老妈子才会这手艺。”

“说什么呢?!你到底要不要刮?”

“要!要!听说刮痧有利于发汗会好的更快些,就拜托小青峰了!”

回到卧室黄濑脱下上衣裸着上半身趴到了床上“小青峰快点!”

青峰端了小半碗水拿着一元的硬币走了进来心里腹诽着【怎么xxoo的时候没见你那么主动过】

“趴好了”青峰跪坐在床上,看着黄濑白皙的皮肤,纤细的腰肢不禁有些发愣,伸手在昨天留下红色印记的肩甲骨处摸了摸。

“小青峰,磨叽什么啊?刮完我还要看书复习呢!”黄濑催促起来。

硬币蘸上水,稍稍用力一刮,黄濑的背上留下了一行红色的痕迹。

“啊!!!痛!!痛!!!该死的!!青峰大辉!!你到底会不会?!!”就这一下黄濑忍不住扑腾起来。

青峰哪能随了他的意。半个身子压了上来控制住了挣扎的黄濑“给大爷趟好了!才开始呢!”又是狠狠的一下。

“啊!小青峰,你放过我吧!求你啦!”黄濑开始讨饶。

“黄濑你不觉得这场景有点似曾相识?”

“哈?什么?”

青峰整人压到了黄濑的背上,在黄濑的耳边低声说到“就是我们每次做爱的时候你不都忍不住的求我嘛?忍不住的求我进去,忍不住的求我让你射。不是吗?”

“青峰大辉!!!你给我滚开!!”

“不要!我们继续。”青峰直起身在黄濑的背上又刮了一下。

最后黄濑直接被青峰刮痧刮瘫在床上起不来,张着嘴啊啊啊的呼痛。


第二天考完升级试黄濑在更衣室换着衣服,同事甲指着黄濑的背感慨到“黄濑君,你家那口子够狠的啊,这样给你‘种草莓’法,你怪受得住,啧啧。”

“什么?”黄濑对着更衣镜一照,感情好他背上被青峰刮出了“AO”的痕迹。

“你他妈的青峰大辉!!!这星期都别想碰我!!!”

刮痧,一种以痛治痛的疗法,刮出皮下出血凝结成象米粒样的红点为止,通过发汗使汗孔张开,痧毒(也就是病毒)随即排出体外,从而达到治愈的目的。


接下来的一星期黄濑以自己的方式‘好好的’报答了青峰的治疗。


End



今早被老妈一刮到给我刮出了个脑洞。。。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