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

不严谨的文废。。。
【不,不约,不混圈】

其实动感单车也是po主的爱啊

如图





下面放文

 宝贝计划

chapter4

[他记不得是我把他推倒的,他记不得是我把他推倒的,他一定记不得…]诧异的看着面带诡异微笑的青峰黄濑只觉得后背一阵阵的凉气[这小屁孩不会报复我的吧…]

没和黄濑再多说一句,青峰径直走到教练的席位,调暗了操房的灯光,“各位会员今天的激情越野课程开始了,我是这门课程的新教练青峰大辉…”青峰在台上交代着注意事项,黄濑只顾低头嘀咕[怎么就选了个和他正对的位置,真糟糕…]

当黄濑抬起头时忍不住笑了,由于调暗了灯光,昏暗的环境下眼前的教练席位只见一双荧光橙的Nike运动鞋在踏板上前后踩动[这小屁孩是有多黑啊?居然只能看见个模糊的人影,他的骑行服又是深色的,这效果,哈哈,小黑皮,小黑皮,不能笑出来,噗噗。]

不过黄濑打趣的心情没几分钟就消失殆尽了,青峰的课程可不是随意能够混过去的。站骑坐骑的交替,随着音乐节拍的改变还不断的提升转速,一首歌过后汗水打湿了黄濑衣服的前襟“哈,哈,呼…”[果然是太久没上这课了,好累!]

作为教练的青峰自是骑的游刃有余,拿着水壶仰头喝起了水,斜眼撇着大汗淋漓的黄濑,在昏暗的空间里一身米白色运动装的黄濑格外的显眼。[这家伙不错嘛,跟上了我的节奏,动作也很标准。]

不少为看新教练而来的健身妹子已经累趴在单车上,青峰放了首慢歌作为调节,还夸起了参加骑行的会员“大家都很棒啊!现在是脂肪燃烧的关键,待会儿我们有个自由阻力环节,我会请自下来给大家加阻力,骑行时我们加上口号啊!我说‘1,2’你们说‘加油’OK,everybody here we go!”

黄濑给自己加到了70%的阻力,青峰下车走到黄濑的车旁,不客气的把黄濑单车的阻力纽向右扭了两圈,这会儿得有90%的阻力了[妈蛋,臭小子,都快踩不动了!]斜眼瞅了瞅身旁的青峰,黄濑却不肯示弱的加快了转速。

“不错嘛,黄濑,动作很漂亮。”青峰在黄濑耳边低语,热气打在黄濑的耳边让黄濑不禁回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耳根都红透了。

接着又在黄濑的耳边喊起了口号“1、2!”

“加油!”众会员给力的回应,可唯独黄濑没出声,只顾着牟足劲儿踩踏板了,心想着怎么也要撑完着首歌。

没听见黄濑的回应青峰又故意在黄濑的耳边喊了一次“1,2!”

直到黄濑咬牙切齿的吼出了“加油!”青峰才满意的给后面的会员挨个的加阻力,不过其他人都只是象征性的加了半圈。

45分钟的课程结束了,等缠着青峰的一众莺莺燕燕都走后,仍坐在单车上的黄濑悠悠的开口“小青峰,能把那首刚才做热身的歌名给我吗?”

黄濑就是这么一个人:你的音乐喜好和我相同的话我们就可以做朋友。而且青峰的激情越野课程确实征服了黄濑,真的很给力,这才叫动感单车嘛。最重要的是能成朋友真的需要缘分,黄濑觉得青峰蛮对自己眼缘的。

青峰嘴角抽了抽“小青峰是什么鬼?”

“哦,我认可的人我都这么叫啦。快给我歌名啊。”黄濑拿出手机准备搜歌。

“你认可的人?!算了,随你喜欢吧。加我line的Id,之后我私信给你。”青峰收起pad,拉上黄濑往隔壁的有氧操房走。

体力消耗过度的黄濑乖乖的只剩被青峰拖着走的份“去哪啊?小青峰。”

“现在我们算朋友了吧,教你几招私人的肌肉拉伸法。”语气中透着满满的‘我是专业的’意味。

青峰硬是带着黄濑把独创的拉伸二十四式练了个遍才放过黄濑,每块肌肉都拉了个透彻,躺在瑜伽垫上满身是汗的黄濑像缺氧的鱼一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但是他很享受着种流汗的感觉“呐,呐,小青峰,以后在健身房我都跟你混了。”

“碰到一起都在的时候没问题,”拉起躺在垫上的黄濑,顺手揉了揉那头金发“走,冲澡去。”

“小青峰,哪有后辈胆敢揉长辈的头的啊!还有以后要叫我黄濑尼桑!黄濑尼桑才可以!知道不?!”黄濑对青峰刚才亲昵的动作表示不满。

青峰的手从黄濑的头顶划过,然后在自己的胸口比了比“我这高度的叫你那高度的尼桑,你不觉得违和感很重吗?”

“喂!小青峰!怎么能和长辈这样说话!很过分唉!你这样的后辈很不可爱唉!”黄濑像小尾巴似的吵吵嚷嚷的跟在青峰的身后,两人进了更衣室。


----------------------------这里是洗澡time分割线------------------------


黄濑换好一身休闲装,哼着小曲儿,收拾着自己的背包,冷不丁的抽痛感突然袭来,痛的他满头冷汗,坐在更衣间的长凳上,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右小腿,五个脚趾蜷缩着无法伸直。其实黄濑从小就是缺钙体质,绿间还曾嘲讽说“你这是缺钙又缺爱”,做模特后长期不均衡的饮食黄濑缺钙缺的更严重,今天突然加大的运动量身体超负荷,现在抽筋了。

青峰见黄濑一脸的痛苦忙上前询问“喂,黄濑怎么啦?”

“抽,抽筋,没事的,一会就过去了。”以黄濑多次抽筋的经验,熬过这一两分钟就没事了。

“来,我看看,”小心翼翼的把黄濑的右脚抬到自己的大腿上放着“忍着点,我给你揉揉。”

顺着黄濑的小腿肚从上向下的揉着,翻出随身带的喷雾剂给黄濑喷上,就着药酒按摩着他的腓肠肌,担心黄濑是伤及了韧带,按捏到脚踝时,青峰问到“这里疼吗?”

见青峰认真的给自己按摩酸疼的右腿腿肚黄濑闹了个大脸红,除了小时候自己老妈这样做过以外还没有其他人如此给自己按摩过小腿呢,木讷的看着青峰点点头“不,不疼...”之后就一直低着头不敢再多看青峰一眼[我一大老爷们害羞个什么劲儿啊?!]黄濑抬手给自己扇着风,试图驱走脸上的热气。

“黄濑,接下来可能会有些疼,你忍忍,“青峰搓热了自己的手掌,把黄濑的脚整个包在自己的手心里“我把你脚底的筋络给舒活舒活。”

“什么?!啊...”黄濑还没明白青峰的意思,直觉脚底一阵钻心的疼痛感传来。

黄濑的眸子里带上了一次雾气“疼...唔...”

“你掐的我也够疼的。”青峰一脸铁青的盯着黄濑掐着自己手臂的指头,黄濑的骨节都泛白了,这力道可不小。

“抱歉...”黄濑又不好意思的撇开头躲避青峰的视线。

青峰也没为此停下手里的动作,继续给黄濑按摩着。干燥温热的指腹按着黄濑脚底的穴位,慢慢的把黄濑卷缩在一起的脚趾屡直了,宽厚的手掌附上黄濑微凉的脚指尖,那份温暖走进了黄濑的心底。

扶着现在走路不怎么利索的黄濑到健身会所的门口“再见啦,小青峰,今天谢谢你呢!”

“你去哪?白痴!”青峰拉住往停车场去的黄濑“就你现在这样子还想开车回家?待会再路上另一只脚也抽筋怎么办?你能不能为公共交通安全考虑一下?”

“哦,那我打车...”黄濑发现自己被这晚辈说的无力反击“还有叫怎么可以叫长辈白痴!”。

“打什么车啊,走,坐我的车,我送你。”拉着黄濑往与停车场相反的方向走。

“唉,小青峰你的车不停在这个停车场吗?这是最近的啊...”跟在青峰身后的黄濑一脸不解。


------------------------------黑皮取车分割线-------------------------------


“呵,呵呵...小青峰,你真要骑这车送我回家?”眼前青峰的御驾——小电动一辆。黄濑很是汗颜。

“有问题?安啦,大爷的驾驶技术杠杠的!上车!”青峰拍了拍后座示意黄濑上车。

心想不能辜负别人一番好意,黄濑不情不愿的跨上了后座,坐定后青峰自然的拉起黄濑的双手,让他环住自己的腰。黄濑不自在的想缩回自己的手,但又觉得自己收回来感觉更尴尬。

“对啦,黄濑,你家住哪?”

“是XX公寓。”

“了解,坐稳啦!我们走!”

青峰扭动车把,出于惯性黄濑整个人贴到了青峰的背上,毫无搭乘电动车经历的黄濑纠结了一阵,考虑到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最后牢牢的抱住了青峰的腰,顿时觉得心理上得到了莫大的安全感。

“小青峰是富二代啊,居然不开车,骑小电动还真是意外!”

“电动车方便啊,现在的交通超级堵,再说我还没拿到驾照。”

“哦,这样啊。”

准确的说青峰不是没考驾照,而是在科二上挂了个够,被打回科一从头来过,这么扫面子的事,怎么好意思说。

“小青峰,你是不是谈过不少女朋友啊?”黄濑闷闷的问。

“怎么这么说?”

“总觉得小青峰很会照顾人呢!”

“啊,那是照顾五月那女人习惯了。”

“哦...这样啊...”[那晚果然是把我错当他女朋友了...]黄濑忽略了自己听到青峰的回答后心中莫名的失落感。

之后就是一路的沉默。

 

-----------------------------------------------------------------------------


本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理念,青峰把黄濑送到家后,还说要给黄濑烧个热水,热敷一下小腿再走。

青峰端着烧好热水走到客厅,只见黄濑在沙发上睡着了。羽睫纤长,附在白嫩的皮肤上,更显动人,樱唇微张,随着呼吸胸脯有规律的起伏着,是睡熟了。

拧干了毛巾,敷在黄濑的右小腿上,黄濑“唔...”的哼了一声,却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看来真的累坏了]看着熟睡的黄濑青峰出了神,俯身凑近黄濑的脸,用手背触碰着黄濑的脸,睡梦中的黄濑也无意识的回蹭着青峰的手背[啧,真像只猫]

其实现在青峰并不清楚自己对黄濑到底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只是个欲望宣泄对象?毕竟对着人家的写真做了那样的事。是好朋友吗?但是对他的在乎早超过的朋友的界限。是喜欢吗...还是爱呢?其实追黄濑什么的真的也只是一时的气话,被黄濑的那句[不再见]引出了兴趣,现在和黄濑的相处状态他很满意,多个健身的肌友也不错,但心里有个地方好像总在叫嚣着[想更近一步,想了解更多的黄濑凉太。]

大人总是很贪心。

收拾好一切,把黄濑抱去了卧室,说了声“我走了。”锁好门离开了黄濑的公寓。


-----------------------------------------------------------------------------


今天是黄濑首次进行人工受孕的日子,那种温凉的液体注入自己的下体时感觉实在很奇妙。

“好了,你在这儿趟十分钟,但愿一次成功,下次就可以免了。”高尾把手术椅调了个角度,现在黄濑双腿高抬仰躺着,这姿势还真是让他受不了,怎么说呢,就是性交时女方打开腿接受的姿势,实在太羞耻了。

高尾觉得自己在这儿陪黄濑十分钟也够尴尬的,“无聊的话想想人生,我就先出去了。”说完离开了手术室。

“人生吗...”黄濑闭上了眼,想到了爱自己的家人,想到发小绿间,想到照顾自己的经济人姐姐,想到...最后整个脑子被青峰大辉的影像霸屏了,酒精过敏起疹子的青峰,对他笑的青峰,给他按摩的青峰...“我了个去,是哪里不正常啊?!想他做什么...”

------------------------------------------------------------

“高尾医生,那编号AK6857的精液样本不是还没采集完毕吗?怎么今天就用了?”高尾的助手任子不解的问。

“这个嘛,任子你还是不要管了。”高尾并不打算解释。

其实这个样本何止是没采集完整,为了能到达最好的伪标记效果就连洗精和冷冻复苏的检查都没做,但是这个采集对象可是经过严格甄选的。


评论(9)

热度(32)

  1. 茶沐肉肉 转载了此文字